第1章 成了月老跑腿的小童

說,既然這麼喜歡去人間的月夕節,不如去月老那當跑小吧。我欣然的接了,蹦蹦跳跳去月老的牽緣閣時,月老正拉著一紅線牽著,然後繩頭綁到另一繩頭上,作十分嫻。我看的呆呆的,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轉了頭。“你就是掌司令派來跑的?”“嗯嗯。”“什麼名字?”“…小狐貍!”那個時候,因為剛仙不久,導致時間一長名字倒忘了,不免的有些犯糊塗。月老扶了扶額頭,無奈的道:“既然是來幫忙的,不如賜你一個名字吧。你覺得月夕如何?...每年的農曆八月十五,便是人間的月夕節。所謂月夕節那晚,在人間觀看月亮時,會讓人覺得十分好愜意。

雖說天上一天地下一年,我依舊下凡的不亦樂乎,因擔心被發現,所以每隔幾日便去一趟。但紙包不住火,這件事便被掌管登記的掌司令知道了,特地讓我打掃了一個月的南天門,狐貍一族的臉簡直被我丟了。最後千求萬求,掌司令無說,既然這麼喜歡去人間的月夕節,不如去月老那當跑小吧。

我欣然的接了,蹦蹦跳跳去月老的牽緣閣時,月老正拉著一紅線牽著,然後繩頭綁到另一繩頭上,作十分嫻。我看的呆呆的,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轉了頭。

“你就是掌司令派來跑的?”

“嗯嗯。”

“什麼名字?”

“…小狐貍!”

那個時候,因為剛仙不久,導致時間一長名字倒忘了,不免的有些犯糊塗。

月老扶了扶額頭,無奈的道:“既然是來幫忙的,不如賜你一個名字吧。你覺得月夕如何?”

“不錯不錯,就跟人間的月夕節一樣般配呢。”

後來我漸漸所知,月老的工作就是每天給有緣人牽線。有時候我幹完雜活後,看著月老牽線時,格外的不明白為什麼有的紅線打了結後,為何還要從中剪掉,有的一線還結著三四,有的是直接剪斷。

我問時,月老也有解釋。線打結後又把剪掉,是因為他們有緣無分,一紅線跟數條線連著,是因為其中某個人與許多人有著聯係,剪不清理還的那種,然而直接剪短的是因為他沒有緣分。

我不由納了悶,問:“難道不是每個人都有紅線嗎?為何會沒有呢?”

月老笑了笑,說:“前世人的魂魄未轉世投胎,自然是無緣無份的。”

我恍然大悟。

月老給了我一本小冊子,我翻開一看,居然全是名字,還分不同時期,我正納悶這本子有何用時,月老說:“與其讓你下凡出去玩,不讓你找點事做。”

“可做什麼事呢?”

“跑。”

“呃…跟沒說的一樣。”

“開玩笑的,這冊子上的名單,是還未牽線之人。”

我起抬頭,問:“然後呢。”

結果月老說你自己看著辦吧。

我:“……”

後來月老又補充,每過一天就回來一次,還要寫出自己的心得,把所見所聞之事都要告訴他。好讓他確定人類的緣分。

我有點不明白,月老您自己又不是看不見,還非要我去。後來想想,月老也是想要休息休息的,所以才招了我這個閑的發慌的跑小。

不過這大概是最輕鬆的活了,自然心裡想說的話沒有說出口。到最後,我抱著能下凡玩耍的妙心,去人間玩耍了。

月老看著我離開的背影,從手心出了一銀白的線,用手了幾下,笑的十分無奈苦,最後便又纏在了手臂上,轉便不見蹤影。係,剪不清理還的那種,然而直接剪短的是因為他沒有緣分。我不由納了悶,問:“難道不是每個人都有紅線嗎?為何會沒有呢?”月老笑了笑,說:“前世人的魂魄未轉世投胎,自然是無緣無份的。”我恍然大悟。月老給了我一本小冊子,我翻開一看,居然全是名字,還分不同時期,我正納悶這本子有何用時,月老說:“與其讓你下凡出去玩,不讓你找點事做。”“可做什麼事呢?”“跑。”“呃…跟沒說的一樣。”“開玩笑的,這冊子上的名單,...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