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薄辭深,離婚吧!

從未見過薄辭深那樣溫的對待一個人。薄辭深隻是掃了一眼就要離開。他前腳剛踏出房間,南明鳶立刻回過神來,追了上去。“辭深,你別走。”急切慌的追上去牽住男人的袖角,絕而心碎的哀求,“就讓我給你過一次生日好不好,薄辭深,我纔是你的妻子啊,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不知道自己說錯了哪句,男人一下變得怒不可遏。他手,扣住人的下。眼底的溫度用寒冰已經不足以形容。“妻子這件事,我從未認可過!”一個貧民窟孩巧合救下爺...昏暗的燈下,南明鳶的頭埋在的被子裡,繃著的後脖頸薄氤氳,將溢位嚨的痛聲吞下。

室溫度微微升高,下一秒,就被推開了。

結婚三年,南明鳶早已經習慣了被冷漠對待,沒有辦法,誰將眼前的男人到了骨子裡呢。

顧不得傳來撕裂般的疼痛,隨意套了一件薄衫,將心準備好的蛋糕端了進來。

“辭深,今天是你的生日,爺爺囑咐了,蛋糕一定要你嘗一口。”

“哢噠——”

男人扣上皮帶,好一會兒才轉頭看。

“南明鳶,你以為用爺爺當擋箭牌,我就會聽你的?”

燈下薄辭深氣質冷冽,剪裁得的西裝,恰到好的包裹著他頎長的形,微涼的聲音中出不耐,眼底的冷看的南明鳶忍不住從心底生出一寒意。

反襯著南明鳶一洗的發白的家居服像極了醜小鴨。

“不是……”

因為慌張,人臉上多了幾分無措,“我是想說我們結婚三年了,你還沒有在家過過一次生日……”

南明鳶越說聲音越小。

結婚三年,除了生理上有需要或者去老宅看爺爺,他從不回家找,一個人守著空的別墅像個孤魂野鬼。

“不吃!”

冷漠不帶半點溫度的聲音,薄辭深將蛋糕砸在了地上。

“南明鳶,你真以為嫁了我就可以飛上枝頭當凰?我警告你,和你結婚不過是為了讓爺爺高興,當初要是換做其他人救了爺爺,我一樣會娶!”

從貧民窟的螻蟻變現在的人上人。

那點心思,當真以為他不知?

薄辭深臉上的神冷漠而譏誚。

南明鳶神一僵,尚未來得及反駁,就聽到另一個讓震驚的訊息。

“司瞳回來了,我要去接。”

那一刻,心中的刺痛遠比的疼痛更為猛烈。

薄辭深低沉的嗓音,活像一柄利刃,準無誤的紮進南明鳶的心臟。

痛得臉煞白,劇烈抖。

司瞳……

這兩個字是南明鳶三年的噩夢。

三年來,無數次聽到手機裡傳出司瞳的啜泣聲,以及薄辭深那句“我一定會娶你的”的承諾。

從未見過薄辭深那樣溫的對待一個人。

薄辭深隻是掃了一眼就要離開。

他前腳剛踏出房間,南明鳶立刻回過神來,追了上去。

“辭深,你別走。”

急切慌的追上去牽住男人的袖角,絕而心碎的哀求,“就讓我給你過一次生日好不好,薄辭深,我纔是你的妻子啊,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不知道自己說錯了哪句,男人一下變得怒不可遏。

他手,扣住人的下。

眼底的溫度用寒冰已經不足以形容。

“妻子這件事,我從未認可過!”

一個貧民窟孩巧合救下爺爺,又哄得老爺子非當孫媳婦不可,甚至越過他領了證,這種心機深沉的人,哪裡配當他的妻子!

在南明鳶卑微的目中,薄辭深不耐抬手,斬斷了最後一希。

南明鳶隻是抓了他一點點角,猝不及防的被他揮開,腳下一個不穩直直的撞向桌沿!

砰!

沉悶的撞擊聲伴隨著尖銳的刺痛。

南明鳶到了腦後的溫熱,目及那片鮮紅後,腦中某一好似開啟了什麼開關,一些悉又陌生的記憶碎片,如水般瘋狂湧進腦海,補全了一段空白的記憶。

想起來了。

全部都想起來了!

是南家大小姐,那個從小錦玉食,千萬寵長大的大小姐啊!

這是在做什麼?

明耀眼,驕縱肆意的南家大小姐,失憶後給一個心裡有白月的男人伏低做小?!

燈昏暗,遮住了薄辭深眼中一瞬間的錯愕。

人麵蒼白的癱坐在地上,頭上鮮紅跡浸染。

他下意識想俯將人扶起,可手臂最終沒有出。

他承認,這三年來,南明鳶溫順聽話,卑微的像個傭人一樣,從未給他添過麻煩,為一個妻子甚至可以說非常完。

可那又怎麼樣?

圖他的錢,還想讓他掏出一顆真心?

越想薄辭深的臉越沉,“苦計?南明鳶,我還真是小瞧你了……”

低沉的嗓音,極盡嘲諷。

落在南明鳶的耳朵裡,猶如滾燙的油鍋裡澆上涼水,“劈劈啪啪”的炸開。

不等薄辭深說完,南明鳶已經站起來,眼中那點溫已經徹底消失,隻剩下冷漠。

“薄辭深,我們離婚吧!”

男人下樓後這是第一次認真打量南明鳶,人眼底的認真不似作偽,甚至他還看見了一的……嫌棄?

他覺得是自己看錯了。

“南明鳶,你一聲薄夫人,還真把自己當薄家人了。”

薄辭深蹙著眉,犀利的盯著眼前子單薄的人,“提離婚的代價,你覺得你付得起?”

語氣涼薄,滿是不屑。

南明鳶的火瞬間蹭蹭蹭的往上冒,抹了把臉上的,“唰”的一下站起來,“付不付得起,不用薄先生心。”

不就是覺得離了他活不下去嗎?

曾經也許可能。

現在,誰的錢多還不一定呢!

南明鳶氣勢洶洶的上樓,三分鐘後,拿著一份帶著熱氣的a4紙下樓,“啪”的一聲重重的拍在薄辭深麵前的桌上。

“簽了它,從此我們井水不犯河水!”燈下薄辭深氣質冷冽,剪裁得的西裝,恰到好的包裹著他頎長的形,微涼的聲音中出不耐,眼底的冷看的南明鳶忍不住從心底生出一寒意。反襯著南明鳶一洗的發白的家居服像極了醜小鴨。“不是……”因為慌張,人臉上多了幾分無措,“我是想說我們結婚三年了,你還沒有在家過過一次生日……”南明鳶越說聲音越小。結婚三年,除了生理上有需要或者去老宅看爺爺,他從不回家找,一個人守著空的別墅像個孤魂野鬼。“不吃!”冷漠不帶半點溫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