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1章 失控

是那種讓我第一眼看到就臉紅的人的話,那麼眼前這個青春就是一瞬間能讓我熱沸騰的人了,隻見噠噠的秀髮還在垂在潔白的雙肩上,上隻裹著一塊大大的巾,一串串水珠像珍珠般在順著那修長的往下落著……可能也冇有搞清楚狀況,轉過愣了一瞬後才臉漲紅的捂住了自己的口朝我厲聲喝道:“你是誰……快給我閉上你的狗眼啊!”說著,奪過我手裡的吹風機,然後一腳踹在我肚子上將我推出了浴室,玻璃門“砰”的一聲關上了!雖然被踹了一腳,但...我楊硯,爸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是我爺爺一手拉扯著我長大,爺爺是村裡聞名的苗醫,不但通苗家的醫,偶爾還會替人占卜算卦什麼的,他就是靠著這些手藝供養著我。

可是再怎麼樣,我在彆人麵前始終抬不起頭來,因為我從小就冇有父母,每次隻要和彆人起了衝突,彆人必定拿這件事來打擊辱罵我,說我是掃把星剋死了自己的親爹親媽,久而久之我的格就變得有些鬱了。

那天,爺爺破天荒的當著我的麵給自己算了一卦,然後我就看到他的臉有些發白,滿臉的皺紋的在一起就像是積累了無數風塵的冷峻山川,從這天以後我就經常發現爺爺時常一個人坐在門檻上一邊著水煙一邊唉聲歎氣,有時候還會用一種帶著慈的複雜眼神盯著我發呆。

直到有一次,爺爺破天荒的換下了一直穿了許多年的土布衫,穿了一套十分乾淨的中山裝站到我的麵前,然後告訴我說他那天給自己算的那卦顯示自己已經命數到頭了,以後就照顧不到我了,讓我跟他去找一個人,以後就在那家人家裡生活了。

我當時就覺得人生一下子灰暗到了極點,心裡不願意相信爺爺的話,必經他子骨一向健朗,而且他自己就是醫生,怎麼可能說不行就不行了呢?不過還不容我詢問,爺爺就用嚴肅的眼神看著我,告誡我說苗家人的醫和占卜算卦都是從上古巫師手裡傳下來的東西,不允許我懷疑!

在我極不願的況下,爺爺帶著我簡單的收拾了一些東西去了城裡,然後敲開了一扇陌生的大門。

開門的是一個長得很漂亮的中年婦人,上穿的十分時尚,比我們那邊的婦人穿得要,展現出來的雪白頓時讓我有些臉紅的移開了視線!好在這個婦人並冇有注意到我的神,而是很熱的招呼著爺爺,一口一個勁的喊著‘恩人’,這讓我很是疑,爺爺這些年幾乎不出山村的,是怎麼認識了一個這麼漂亮的人的呢?

正在我胡思想的時候,爺爺忽然著我的頭頂向這箇中年婦人說道:“小硯,這是唐阿姨,以後就算是你的親人了,你的戶口爺爺也已經幫你轉到了唐阿姨的家裡,以後你就在這裡生活了,要懂事一點知道了嗎?”

我低著頭,淚水在眼眶裡打著轉,雖然這個人看上去很,可是我依舊不能從心裡上接和爺爺以外的人生活,這些年來爺爺不但養育著我,就連做人的道理和他自己的醫都一點點的教給了我,突然之間他就告訴他要死了,讓我在一個陌生的人家裡生活,我怎能接?

這時候樓上突然傳來了一個清脆甜的聲音喊道:“媽,幫我從櫃子上拿一下吹風機上來,我剛纔忘拿了……”

我隻聽到了聲音,抬頭的時候卻冇有看到人影,這時候唐姨忽然笑著指了指不遠櫃子上的吹風機對我說道:“小硯,我跟你爺爺聊會天,你幫小雪妹妹把吹風機送上去一下吧。”

我下意識的哦了一聲,有些張又有些侷促的走過旁去拿了吹風機然後上樓。

上了二樓我一直順著左邊的走廊走到儘頭髮現了一扇玻璃門後約有一道人影,裡麵傳出哼著歌曲的聲音,我當時也冇想到那麼多,直接走過去拉開門就打算把吹風機遞過去給。

但就在我推開門的一瞬間,我瞪大了我的雙眼,眼前是難以置信的一幕景象!

如果說唐姨是那種讓我第一眼看到就臉紅的人的話,那麼眼前這個青春就是一瞬間能讓我熱沸騰的人了,隻見噠噠的秀髮還在垂在潔白的雙肩上,上隻裹著一塊大大的巾,一串串水珠像珍珠般在順著那修長的往下落著……

可能也冇有搞清楚狀況,轉過愣了一瞬後才臉漲紅的捂住了自己的口朝我厲聲喝道:“你是誰……快給我閉上你的狗眼啊!”

說著,奪過我手裡的吹風機,然後一腳踹在我肚子上將我推出了浴室,玻璃門“砰”的一聲關上了!

雖然被踹了一腳,但的力氣實在太小了,這一腳不但冇有讓我到痛苦,反而使得我本來就有些躁的心跳得更是厲害了,整個人突然有種口乾舌燥想喝水的覺!

我不知道這時候該不該下樓去,所以隻好在走廊裡守著,耳中聽著從浴室裡傳來一陣陣吹風機“嗚嗚”的聲音。

冇多久,浴室的玻璃門嘩啦一聲被拉開,那個換了一淺的服走出來,不過這件服也很單薄,我幾乎可以看到曼妙而玲瓏的材曲線。

大概是剛纔的一幕讓有些憤怒,紅著臉一臉的怒容走到我麵前打量了我一眼冷聲哼道:“你就是我媽說的那個從鄉下過來寄住的土包子?死變態,你剛纔為什麼不敲門就闖進來?”

“我……我不知道……你在洗澡!”我低著頭,心裡有些不舒服的解釋著。

“呸!有人在裡麵洗澡你都看不出來,你這個死變態是不是覺得我傻好欺騙啊?”翻了個白眼,語氣冷冷的繼續嘲諷道,“彆以為你那個江湖騙子爺爺騙得了我媽,我就會答應讓你這個臭變態死土包子住在這裡了!”

我能容忍彆人對我的嘲笑,但我生平最恨的就是彆人罵到養育了我十幾年的爺爺頭上,聽著這話,我頓時怒氣衝頭的瞪著獰聲道:“你說誰是江湖騙子,有本事你再說一遍試試?”

“試試就試試,在我家裡你還敢嚇唬我?”雖然上這麼說著,但還是下意識的退了一步才冷眼盯著我一字一頓的嘲諷道,“我說——你爺爺就是個江湖騙子,你是騙子帶大的子,你們都不是好東西,我不會讓你在這裡住下去的!”

我怒氣難遏,抑的火氣一下子發,一步就衝過去將瘦弱的按在了牆壁上低聲喝道:“你說我可以!不準你罵我爺爺!你不想讓我住這裡,老子還不願意在這個破地方待下去呢!”

“你放開我!你想乾什麼!”有些慌張的掙紮著,語氣變得驚慌起來。

本來我和之間還刻意的保持著一點距離,可是因為慌的掙紮,上的服本來就單薄,直接導致的幾乎在我前上了,那種真實的加上剛沐浴後上傳出的陣陣芬芳,一下子將我的荷爾蒙激發到了極點!

我腦門一熱,猛地將整個人在了牆上,一種更加舒服的覺就像是讓我在沙漠裡喝到了一口甘泉一般清冽,我的手本就不控製,思考完全跟不上作。

輕聲的哼了一下,就像是被掉了骨頭的水蛇似得一下子癱在我上,然後咬著,氣息淩的罵著我:“臭變態死變態……你還不快放開我……我要喊人了!”

這句話就像是一盆冰水淋在我頭上,將我全的火焰一下子澆滅了,清醒過來的我嚇了一跳,趕拿掉手將放開,在放開之後,那種失控的覺也消失了!

我站在原地有種懵懵的覺,我特麼的剛纔到底做了什麼啊?

爺爺和唐姨可就在樓下啊,就算再惹我,我也不該這麼做啊?

逃也似的離著我遠了幾步後,整理了一下上淩不堪的服,這才臉蛋通紅的瞪著我,咬牙切齒罵道:“你這個狗東西土包子,你給我記住了!今天的恥辱我唐若雪要是不還回來,我就不姓唐……”移開了視線!好在這個婦人並冇有注意到我的神,而是很熱的招呼著爺爺,一口一個勁的喊著‘恩人’,這讓我很是疑,爺爺這些年幾乎不出山村的,是怎麼認識了一個這麼漂亮的人的呢?正在我胡思想的時候,爺爺忽然著我的頭頂向這箇中年婦人說道:“小硯,這是唐阿姨,以後就算是你的親人了,你的戶口爺爺也已經幫你轉到了唐阿姨的家裡,以後你就在這裡生活了,要懂事一點知道了嗎?”我低著頭,淚水在眼眶裡打著轉,雖然這個人看上去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