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 世子醒了

王世子葉灼驚嚇昏迷,至今未醒。......壽王府中,一間豪華的院子裡,一個人影幽幽的醒來。“這..這是哪裡?這不是我家。”葉灼迷茫打量著眼前的一切,這絕對不是自己的家裡,畢竟自己的房間連這個屋子的五分之一都冇有。眼所見,是紫檀圓凳以及一看就知道非常名貴的傢俱。整個房間空無一人,葉灼拉開金繡邊的被子,突然震驚的看著自己的雙手。這手絕對不是自己的手!常年混跡於工地的葉熙,雙手早就長滿了老繭,而此時的這...景曆115年秋。

壽王府坐落在京都最繁華的街道,距離皇城隻有一牆之隔,這座壽王府是景帝下令新建而。

三年前,景帝生辰當日,肖博大將軍謀叛,當日壽王得知後,率自己一乾親衛前往皇城平。

由於缺了護衛,跟隨壽王前來的壽王妃被趁機作的盜匪擊殺,壽王世子葉灼驚嚇昏迷,至今未醒。

...

...

壽王府中,一間豪華的院子裡,一個人影幽幽的醒來。

“這..這是哪裡?這不是我家。”

葉灼迷茫打量著眼前的一切,這絕對不是自己的家裡,畢竟自己的房間連這個屋子的五分之一都冇有。

眼所見,是紫檀圓凳以及一看就知道非常名貴的傢俱。

整個房間空無一人,葉灼拉開金繡邊的被子,突然震驚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這手絕對不是自己的手!常年混跡於工地的葉熙,雙手早就長滿了老繭,而此時的這雙手,白皙,一傷痕和老繭都冇有。

驚恐的葉灼立馬赤著腳走到屋裡的一麵銅鏡前,銅鏡裡折出來的人影,讓葉灼到陌生。

“這..這就是穿越了?”

前世冇有網路小說的荼毒,對於穿越這種事葉灼不僅冇有一驚慌,反而有些竊喜。

穿越了啊,是看這個房間的擺設就知道這個人份絕對不低,唯一有些膽怯的是,自己雖然有一模模糊糊的記憶,但是記得並不是很清楚啊。

難辦了啊,記得不清楚,很容易穿幫的呀。

葉灼有些忐忑的推開房門,刺眼的照進來,葉灼瞇著眼觀察了一下四周。

還不等葉灼觀察一下,站在門外的青帽小廝看到葉灼醒過來之後之後,張大了彷彿忘記了呼吸。

“世,世子醒了!....”

葉灼心裡咯噔一下,完蛋了,這個時候應該怎麼辦?大方的揮揮手說一句退下吧,還是應該用睥睨天下的眼神喝退他。

鬼知道這子以往是怎麼對待下人的,萬一餡了怎麼辦!

青帽小廝不等葉灼有任何反應,兩條化無影,一眨眼的時間就消失了蹤跡,隻留下一聲聲驚悚的吼聲。

“快來人啊~~世子醒了!”

...

...

京都,皇城之中。

景帝葉汐近來子不是很好,不過他向來勤勉,登基十二年來,即使稍有不適,也不敢荒廢了政務。

他坐在皇座之上,手裡捧著一本《孝經》,而皇太子葉炆則小心翼翼的端坐在一旁,麵有些忐忑。

葉炆乃是景帝葉汐的獨子,自是從小寵有加,但這個年太子平常不得讓景帝心,今日趁著壽王葉汕也在,景帝召來太子,決定要考校一番太子近來的功課。

“我景國以孝治國,這孝經更是我們皇族子弟從小的必讀,聽太傅說,近來太子勤學,想來這孝經應該讀了吧?”

“稟父皇...讀,讀了...”葉炆低眉順眼,都不敢抬頭去看景帝。

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當得知景帝傳喚,葉炆便心虛不已,近段時間來,葉炆迷於玩樂,太子太傅更是三天兩頭便到景帝邊去告狀。

得知景帝召見,葉炆就猜測自己免不了要慘遭毒手了。

“嗬嗬,好,好得很,那麼......背與朕聽聽。”

葉炆低頭盯著自己的靴子,抬起手不停的拭著額角的冷汗,磕磕的說道:“子曰:親者,不敢惡於人;敬...敬親者,不敢慢於人..........”

了老半天,真的背不下去了。

景帝一掌拍在桌上,憤怒的直起子,“朕讓太傅教你讀書,讀了個把月,連一本孝經都背不出來,告訴朕,你在學些什麼!”

葉炆吧唧一下跪在了地上,拉慫著腦袋,“兒臣知錯。”

“知錯,知錯,每一次都知錯,可每一次必再犯!今日朕不好好教訓你,你真要上天了!”景帝唰的一下站了起來。

葉炆被嚇得一哆嗦,趴在地上不知所措。

“皇兄,算了,太子還年,稍許胡鬨也有可原。”一直坐在一旁冇有說話的壽王幽幽的站了起來,胖嘟嘟的材此時在葉炆的眼中無異於天使一般。

景帝看著站起來為太子出頭的壽王,冇好氣的說道,“皇弟你也太寵太子了,他還年,你可知他比灼兒還要大上一歲,他還年...”

景帝說到一半頓住了,發現自己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

葉灼的事景帝一直覺得是自己虧欠了壽王,因此下令壽王葉汕遙領江南府,特地在皇城之中新建了一座壽王府,供葉汕居住。

而葉灼一直是葉汕心中的痛。

果然,壽王聽到景帝提起昏迷了三年的葉灼,頓時整個人都蔫了下去。

“皇弟,是朕說錯話了....當年要不是因為朕,灼兒...灼兒也不會遭遇不測。”

壽王搖搖頭,顯得有些落寞,“此事與陛下無關....是臣自己冇有儘到一個做丈夫、做父親的責任...”

葉炆趴在地上,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王叔,悄悄的了一把頭上的冷汗。

“陛下~~陛下!”就在整個書房陷寂靜的時候,門外的小太監滿頭大汗的跑來。

景帝一怒,這幫太監越發冇有規矩了,竟敢在宮中這樣肆意大呼小。

“放肆,此乃宮中,越發不統了!”

天子一怒,嚇得小太監匍匐在地上抖個不停。

好在景帝寬厚,雖然稍有怒氣,但也冇有繼續計較,“說吧,何事大驚小怪!”

小太監的看了一眼壽王,然後出一自以為狂喜的微笑,“陛下,大喜,大喜啊,壽王府剛剛傳來喜訊,說世子殿下醒了!”

吧唧

平常壽王當做寶貝一樣的紫玉摔了個碎,可壽王彷彿冇有察覺到似的,擺著胖的軀,壽王一步衝向小太監。

“你剛剛說誰醒了!”此時的壽王就好像一頭傷的雄獅,整個眼睛都通紅了!

小太監被壽王的表嚇著了,兩條像個篩子一樣擺。

小太監嚥了一下口水說道,“世子,壽王世子醒了!”

當小太監再一次確認了之後,壽王一把推開小太監,推開宮門就跑了出去,胖的軀跟此時的速度本就不正比啊!

直到壽王的影都看不見了,同樣在震驚中的景帝才反應過來,“快,擺駕...算了,快去備馬!即刻趕往壽王府!”

景帝此時也冇有了要教育太子的心思,帶著侍衛就跟隨著壽王前往壽王府。

“還愣著乾什麼!你堂弟醒了,還不快跟朕一起去看看!”走到門口的景帝看到還愣在那裡的太子,氣就不打一來。

“是是是,兒臣遵命!”

景帝輕裝出行,僅帶了幾名侍衛、太子以及匆匆趕來的宮裡的醫,便馬不停蹄的趕往壽王府。直是葉汕心中的痛。果然,壽王聽到景帝提起昏迷了三年的葉灼,頓時整個人都蔫了下去。“皇弟,是朕說錯話了....當年要不是因為朕,灼兒...灼兒也不會遭遇不測。”壽王搖搖頭,顯得有些落寞,“此事與陛下無關....是臣自己冇有儘到一個做丈夫、做父親的責任...”葉炆趴在地上,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王叔,悄悄的了一把頭上的冷汗。“陛下~~陛下!”就在整個書房陷寂靜的時候,門外的小太監滿頭大汗的跑來。景帝一怒,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