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

舅的下場還敢猜測他好龍??很好,就是不知道知不知道“王秀”的下場?為了試探,陸雲鴻大手一揮,故意簽下了放妻書。“你走吧,從今往後你王秀與我陸雲鴻再無幹係!”王秀盯著陸雲鴻遞過來的放妻書,眼睛都紅了。日!還真王家,那個與同名同姓的悲催人。陸雲鴻給得到是爽快,可這王家的厄運便是從這張放妻書開始的。很快王家不僅家破人亡,王秀也落得個被人侮辱至死的下場。原因是王秀和陸雲鴻的婚姻是皇上親賜的,因為太子求,皇...“陸雲鴻,你別磨磨蹭蹭的了,趕快簽下這放妻書。”

“我兒生來金尊玉貴,不是要跟著你家遭難的,你若是執意不肯,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陸雲鴻,你如今已經是階下囚,還端什麽架子?我敬你也是個讀書人,你若真想拖著我妹妹陪你死,那我可就要了。”

陸雲鴻?

誰啊?

剛剛睡醒的王秀睜開眼,目的一切瞬間將驚醒,整個人也控製不住地從稻草床上彈起來。

隻見四麵銅牆鐵壁,抑森嚴,外麵更是燭火微微,腥氣極重?

再一看,眼前三個大男人著,目皆是複雜古怪。

“你們……?”王秀試著流。

這時那位老者便滿含愧疚地走向,眼中閃爍著淚意道:“秀兒,你放心,爹就是豁出去這把老骨頭也會救你出去的。”

啥?

王秀懵了,難不穿越了?

低頭一看,隻見自己穿著寬大的囚服,那個囚字上還染著鮮紅的跡,作為一名嚴謹的外科醫生,人和假還是分得很清楚的!

再一看自己的手,白皙細,雖然上麵有些細細的口子,但一看就是最近才傷的。這顯然不是的手,的手因為常年拿手刀,右手食指下有細細的繭。

就在沉凝期間,另外一個英俊拔的男子也走近道:“阿秀,你放心,陸家人犯的事與你不相關,陸雲鴻和你親後就去了河南治水,這些事太子都是知道的,他已經向皇上呈,皇上也已經同意,隻要陸雲鴻簽下放妻書,你便可以跟我們走了。”

王秀一臉懵,雖然大家都喜歡秀兒,但那是調侃的意思。

莫非穿越到了同名同姓的王家上?

陸雲鴻?

治水?

放妻書?

王秀看向邊上那個男人,眼裏閃過一驚恐。

曆史上有個名人也陸雲鴻,那便是八百年前的大燕赫赫有名的帝王師,三朝輔臣,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陸首輔。

他十七歲高中狀元,本以為走馬觀花從此踏上青雲路?誰知道急功近利跑去幫他爹治水,偏巧遇到百年難得的水患,造黃河決堤,數十萬老百姓流離失所,損失慘重。

皇上當即將他們全家下了大獄,準備不日問斬。誰知道他爹在獄中撞柱而亡,反倒讓皇上顧念起舊日君臣之誼,便隻將他們一家流放。

三年後,太孫繼位寬恕陸家,陸雲鴻重回朝堂,開啟了他勾結宦,稱霸朝堂的一生。

曾有無數的史學家歎,陸雲鴻特莫的就是帝王之才,隻可惜他沒有兒子,他要是有兒子一定會造反的,到時候殺的就不是那些與他作對的員,而是整個大燕的忠臣良將!

曆史上謝皇後的胞兄不過是了一句:陸雲鴻無子,必好龍。結果就被陸雲鴻當街挖了眼珠,踩碎了眼珠喂狗。謝皇後也因此被嚇出病來,沒過多久就死了。

隻是眼前這人俊非凡,拔如鬆,寬肩窄腰,怎麽看都是個健健康康的男人啊,怎麽會沒有兒子呢?

莫非他真好龍?

恰好這時,陸雲鴻脧了一眼。

王秀隻覺得他那目猛地一寒,頓時覺得後背發涼,心裏暗道:沒有兒子也是惹不起的男人啊!

王秀生前活了三十二年,作為一名優秀的外科醫生,也見過太多各式各樣的人。

但像陸雲鴻這樣,靜靜地站在那裏,看你一眼就像是……鬼魅!

是的,鬼魅!

王秀嚥了咽口水,在心裏。

特莫的,穿越就穿越,為什麽是在牢房裏,而且還麵對這樣一個看起來就不太正常的男人?

“嗬!”陸雲鴻冷嗤一聲。

他不明白自己怎麽就不太正常了?難不是因為他是重生回來的,本來想拖著不寫放妻書,狠狠給王秀一次教訓。

誰知道他突然發現自己能聽見王秀的心聲,很明顯,王秀跟他一樣換了芯子。

前生因為王秀背叛,以至於他一生對人厭惡至極,邊連個通房丫鬟都沒有,哪裏來的兒子?重活一世,他也沒有什麽好激的,隻想給王秀一個教訓,嚇唬嚇唬以後再休了。

可是現在,他發現更有趣的事了。

八百年後穿越來的是吧?還知道他最後權傾朝野卻沒有兒子?

明知道謝國舅的下場還敢猜測他好龍??

很好,就是不知道知不知道“王秀”的下場?

為了試探,陸雲鴻大手一揮,故意簽下了放妻書。

“你走吧,從今往後你王秀與我陸雲鴻再無幹係!”

王秀盯著陸雲鴻遞過來的放妻書,眼睛都紅了。

日!

還真王家,那個與同名同姓的悲催人。

陸雲鴻給得到是爽快,可這王家的厄運便是從這張放妻書開始的。很快王家不僅家破人亡,王秀也落得個被人侮辱至死的下場。

原因是王秀和陸雲鴻的婚姻是皇上親賜的,因為太子求,皇上表麵上不追究,可王家竟然為了兒不顧他一個當帝王的麵,早就在心裏深惡痛絕。

而過不了多久太子就會卷巫蠱案,為太子黨的王家很快就被清算得幹幹淨淨。

王秀為了保命,竟然委於安王做妾。不曾想三年後安王造反,王秀被兵侮辱,慘死在安王府的後院。

曆史歸曆史,又不是真的王秀,犯得著給自己找條絕路嗎?

王秀一把扯過放妻書,狠狠撕碎。

“秀兒!”

“妹妹!”

王家父子心如刀割,看著王秀的目滿是震驚和疼惜!

王秀“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再抬眸時,已滿是淚痕。

不是裝,而是初來異世,又在牢房裏,不害怕是假的。

可很清楚,如果出去了,王家的厄運是註定的。占了人家兒的子,就算不能孝敬人家,至也不能害得人家家破人亡。

更何況,知道陸雲鴻不會有事,陸家隻是被貶回鄉下待了三年而已。

最重要的,陸雲鴻不會生育,加之與宦有勾結,就算不是好龍,那也一定是不行。

一個不行的男人對能有什麽威脅?

想到這裏,王秀看向陸雲鴻,因為害怕自己緒不到位,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

陸雲鴻了拳,角勾起一抹冷幽幽的笑容。

這個王秀果然知道原的下場,看來的確是八百年後穿越過來的不錯。興許是兩個人的魂魄有異,所以他才能聽到的心聲。

不過什麽?

他不行?

對沒有威脅?

嗬嗬,人,你給我等著!

【作者有話】

啦啦啦,棲喵開新書了,喜歡的可們記得給個好評哦!謝謝!

另外,棲喵的完結文《錦》也很不錯呢,點選作者名就可以看見了,就在七貓APP。所,損失慘重。皇上當即將他們全家下了大獄,準備不日問斬。誰知道他爹在獄中撞柱而亡,反倒讓皇上顧念起舊日君臣之誼,便隻將他們一家流放。三年後,太孫繼位寬恕陸家,陸雲鴻重回朝堂,開啟了他勾結宦,稱霸朝堂的一生。曾有無數的史學家歎,陸雲鴻特莫的就是帝王之才,隻可惜他沒有兒子,他要是有兒子一定會造反的,到時候殺的就不是那些與他作對的員,而是整個大燕的忠臣良將!曆史上謝皇後的胞兄不過是了一句:陸雲鴻無子,必...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