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幫幫我,就一次…

人,哀求道:“表姨,你得幫我,不能讓他們找到我。”當初懷孕的時候,就差點養不活自己跟孩子,現在好不容易生下來,不能讓孩子跟著一起罪。“唉!”雖然跟夏海那邊已經斷絕了聯係,但夏雲曦畢竟還喚自己一聲表姨。中年人怎麼能忍心看著,苦苦獨自一人,無依無靠的艱難活不下去呢?夏雲曦摟著懷裡兩個寶寶,臉頰著寶寶額頭,著來自於小生命的溫度。當初繼母和繼妹給下藥,借機要把送給父親生意上的合作夥伴,是機警逃了。那時本來...“滾出去!”

“不要。”冰冷沉著的嗓音帶著徹骨的寒意,夏雲曦抱著男人腰的手更了一些,整個人在他的上。

翻滾的熱浪,到男人冰涼,彷彿沙漠裡的駱駝終於遇到了水源。

夏雲曦熨的直嘆氣:“我好難……”

仰起頭,泛著瀲灩的迷濛雙眼,看著那張英俊的臉孔:“你幫幫我,就一次……。”

像是為確保自己話語的真實,還出一指頭在他麵前晃。

男人冷沉的視線看了一眼開著的房門,助理離開時,考慮到他要出去,並沒有鎖門。

反倒被這人給趁機闖了進來!

他薄不悅抿了些,“你進錯房間了!”

“沒有,我找的就是你。”

夏雲曦目下移,看到那彰顯男氣息的結,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踮起腳尖,張便咬了上去。

齒尖著,溫熱似乎從那流竄全。

男人一下子僵住。

下一秒,他向後躲,俊毅麵容有些發黑。

去扳人摟著他的胳膊,想把人推離一些。

夏雲曦卻死命地著他:“你不吃虧的,就睡一晚。”

厲寒霆:“……”

厲寒霆揪著的領,恨不得將人甩出門外。

隻是剛有舉,這人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出手猛地摟住他的脖子,隨即薄上覆上一片溫熱。

厲寒霆,因為太過震驚,深邃眼眸裡有片刻的錯愕。

隨即趁著他怔楞空擋,蠻橫的力道,那氣勢分明就打算霸王上弓。

兩人推搡間,不知道誰絆倒了誰,雙雙倒進沙發裡。

厲寒霆上的浴巾,早已被蹭的掉在了地上,下著他的人還一個勁兒的嚷嚷著難,難……

“……”

饒是厲寒霆再怎麼自製力驚人,也被對方給蹭出了些火氣。

如果今天的事是有人安排,很好,他不得不承認,對方功了。

因為此刻,他恨不得將這人狠狠在下好好懲罰一番,好讓知道,整個江城,敢在他厲寒霆麵前放肆的人,真沒幾個!

夜,還很長。

一切,似乎才剛剛開始……

翌日。

中午時分,過落地窗灑進室。

趴在大床上睡的男人,眉微皺,濃黑的睫要睜不睜的。

他長臂隨意一攬,撲了個空後,那閉著雙眼倏地睜了開來。

邊早已沒了那人蹤影,厲寒霆從床上坐起,整個人還不大清醒,視線掃了一眼房間,去拿手機的時候,無意間看到床頭櫃上一遝錢。

他擰眉,拿起數了數。

一千五百塊。

而在錢的後麵,還夾了一張便簽。

“昨天晚上的事不要說出去,多給你五百塊錢,你也不虧。”

厲寒霆臉迅速黑了下去,下一秒,簡直黑沉似鐵。

什麼他也不虧?

還給錢……那個該死的人,把他當什麼了?

出來消遣的?

想想他堂堂厲氏總裁,居然被個人給玩兒一把。

這簡直是恥辱,奇恥大辱。

揭開被子下床的時候,無意間看到淩床單上那抹嫣紅,厲寒霆怔了怔。

隨即冷沉著臉打了個電話出去。

“去查,全城緝令,把昨天晚上闖我房間的人給我找出來。”

九個月後。

一傢俬人醫院裡。

隨著一聲嘹亮的哭聲,醫護人員忙忙碌碌的。

夏雲曦模糊中,聽到醫生喊著:“還有一個,還有一個……”

第二天,天大亮。

“你想好了?”

“想好了!”

病房裡,夏雲曦看著旁的兩個寶寶,蒼白的臉上出一抹堅毅。

轉頭對床邊一白大褂的人,哀求道:“表姨,你得幫我,不能讓他們找到我。”

當初懷孕的時候,就差點養不活自己跟孩子,現在好不容易生下來,不能讓孩子跟著一起罪。

“唉!”

雖然跟夏海那邊已經斷絕了聯係,但夏雲曦畢竟還喚自己一聲表姨。

中年人怎麼能忍心看著,苦苦獨自一人,無依無靠的艱難活不下去呢?

夏雲曦摟著懷裡兩個寶寶,臉頰著寶寶額頭,著來自於小生命的溫度。

當初繼母和繼妹給下藥,借機要把送給父親生意上的合作夥伴,是機警逃了。

那時本來想隨便抓個人,卻沒想到,闖的房間居然是堂堂厲氏集團總裁的專屬套房——

第二天,江城就散發一條對通緝的新聞。

上麵連帶著的背景照片,高、重都有……那洶洶來襲的氣勢,就算是一隻螞蟻,恐怕都能被他們給翻找出來。

夏雲曦毫不敢賭被找到後的結果會是怎樣的?

當時就立馬收拾了東西,離開了租住的地方。

也幸好作快,因為隨著,的親生父親便登報對外宣佈了和解除父關係,從此和夏家再無瓜葛。

外婆以及所有的親朋好友,都被派人看著。

夏雲曦無奈去找未婚夫,卻看到未婚夫跟自己的繼妹在床上忘我纏綿……

當時就吐了,吐得胃裡直冒酸水,肝腸寸斷。

就在這種況下,被查出懷孕了!

夏雲曦不知道該怎麼辦?

最後經歷了很久的思想掙紮,種種設想,然後咬牙,決定生下。

把所有事都安排妥當,考慮得當,唯獨沒有想到厲寒霆會追的這麼!

距離那一夜已經快過去十個月了,他居然還未放棄逮捕自己。

夏雲曦看著寶寶安穩的睡姿,眸子裡堅韌倔強,輕易不服輸。

這是的決定,不後悔!

——

厲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看著箱子裡,躺著皺剛出生不久的嬰兒,厲寒霆眉頭皺,“哪兒來的?”

“不,不知道啊,剛才快遞員送來的,說要親手到您手上,還說……”書秦哲結結的。

厲寒霆幽沉的視線掃過去,。

秦哲立馬道:“說是您的親生兒子!”就一次……。”像是為確保自己話語的真實,還出一指頭在他麵前晃。男人冷沉的視線看了一眼開著的房門,助理離開時,考慮到他要出去,並沒有鎖門。反倒被這人給趁機闖了進來!他薄不悅抿了些,“你進錯房間了!”“沒有,我找的就是你。”夏雲曦目下移,看到那彰顯男氣息的結,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踮起腳尖,張便咬了上去。齒尖著,溫熱似乎從那流竄全。男人一下子僵住。下一秒,他向後躲,俊毅麵容有些發黑。去扳人摟著他的胳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