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無敵少年

麼躲也休想躲掉。「有權利?」燕若水冷笑一聲,譏誚的著楚易,說道:「我為武院的院長,也要為學院的聲譽負責。你隻有一品武的修為,就這樣去參加武,人家豈不是要譏笑我韓城武院無人嗎?我不是刻意針對你,隻要是真元力在五品以下的武,這一次都不用去參加了。」魏國一共分為九州島,每一個州又分別有九個城市。天舞大6上的所有國家,在行政區域的劃分上都是統一的模式,就算是王朝更替,也沒有人敢違背這個約定俗的定製。而武,...天還帶著黎明前的最後一黑暗,一個莊園之中便已經有一個矯健的影在不停的奔跑著,他一路跑到了遠的山腳下,又連續做了兩百個伏地,沒有歇息便繼續朝來的方向跑去。.23txt.

如此反覆往返五、六次,朝已經從天邊出了微微刺眼的亮了,而這個影此時也累得趴在地麵上著氣。

「不應該啊,我的分明沒有出現任何的問題,為何五年過去了,我的真元力還一直停滯不前?更何況,我修練的時間已經是以往的三倍了!」這個年臉上忽然出了難過的神,不過瞬間便回復了堅毅的表。

「小易,快來吃早飯了,要不然就趕不上去武院了。」從莊園傳來了一個極為妙悅耳的聲音,隨後一個材窈窕,明眸皓齒,淡掃蛾眉的絕子走了出來,潔的額頭之上,還能見到幾滴忙碌的汗珠。

上穿的雖然隻是普通的衫,可是卻完全無法掩蓋的絕代風華。

「好的,姑姑。」名楚易的年出了一個溫暖的笑容,走進了莊園之梳洗之後,便到了飯桌前。

桌上擺放著兩雙筷子,清粥小菜,雖然簡單,不過卻看得出是費了心思做出來的。

偌大的莊園之,竟然隻有楚易和他的姑姑兩人!

「來,多吃一點。其實你也不用太拚命了,在姑姑眼裡,什麼世家的席位也比不上你的更重要。」姑姑的眼中閃著溫的神,讓人倍溫馨。

的年紀其實比楚易大不了幾歲,卻有著重擔在的覺,從和楚易上的裳來看,這個家庭的經濟狀況並不太好。

楚易心中湧起一種暖意,可是對於保住家族榮耀的想法卻更加的濃鬱了。他很快的將碗裡的稀飯吃得乾淨之後,方纔笑著說道:「姑姑,我走了。」

「嗯,小易,加油!」姑姑朝他做了一個用力的手勢,這一刻,的笑容甜得讓楚易竟然有些失神。

楚家是魏國廣武州下屬一個韓城的小地方的武者世家,當然,在五年前還是武者名門,不過五年前生的變故卻改變了一切。

匆忙之間到了韓城武院,此時,偌大的演武場上,已經萬頭攢。距離武隻有三個月不到的時間,所以每個學員此時的尚武之都沸騰到了一定程度,甚至有許多家族都已經備好了厚禮,以拉攏老師。

武不僅關係到個人的榮辱,也代表著家族的未來。若是能夠在武中為武卒,乃至武尉,那麼璀璨的人生就在前方等待著。

楚易悶不作聲的找了一個場地,老老實實的練習著基本的步法,雖然每天回家之後,他都會抓時間多練習幾遍。

不過,他現在的真元力是一品武,也就是相等於門不久的學員,按照規定,並沒有辦法學習其它。

許多人譏笑的眼神從他的上掠過,不過楚易卻好像本沒有察覺到一樣。五年來,他已經習慣了這樣默然承著侮辱和欺淩,因為他的實力低微,所以隻能忍。

「楚易,你出來一下。」清脆的聲音忽然在前方響起,而後,一個穿著白袍,冷若冰霜的絕子便走了過來。這個人靈秀的五分外的完,讓人不為之傾倒。

「院長。」所有的學員和老師們都停下了作,恭敬的屈行禮。

此子居然是韓城武院的院長,九品武尉燕若水。能夠以一介子之為韓城武院的院長,除了的姓氏尊貴之外,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本強橫無匹的實力。

楚易的心中閃過了一霾,因為他覺到,燕若水今天找上自己,恐怕沒有什麼好事。這五年來,他一直覺得這位冷艷的院長對於自己沒有什麼善意,隻是因為自己一直低調,沒有什麼把柄讓給抓住罷了。

燕若水的眼睛冷冷的掃了過來,而後說道:「楚易,由於你一直以來的表現,極大的損害了本院的聲譽,所以我決定,三個月之後的武,你就不必參加了。」

的話剛剛說完,就好像在滾水裡投了一塊石頭般,令眾人心緒翻騰,而楚易的臉也在這一瞬間變得非常的難看。

雖然他現在隻是一品武,就算參加武,恐怕依然和以往一樣,很快就會出局,可是好歹是一個希啊,最起碼能夠拖延一段時間。若是自己連武的資格都沒有,說不定世家的席位馬上就會被廢掉。

「堂堂武者世家,看來馬上就要被降為平民家族了。」這個時候,有人幸災樂禍的說道,這是一位平民家族的武。

「家族?隻剩下兩個人,一個武尉甚至武卒都沒有的家族,還能稱之為世家嗎?還是及早讓出這個位置吧,免得以後丟了我們韓城的臉。院長的決定是英明的。」

「可惜了,楚易雖然修為不行,不過人還是不錯的。」另外一位同樣出世家的武有些憐憫的說道。

周圍的學員們在小聲的議論著,而楚易此時已經顧不上這些,他心中所想的便是爭取這唯一的機會,若是錯失了,真的是要抱憾終。

「院長,我楚家現在依然是世家,我有權利參加武。」楚易的雙手已經不自覺的握了拳頭。他已經盡量低調,不願惹事,也不願沾上是非了,隻可惜,有事的時候,怎麼躲也休想躲掉。

「有權利?」燕若水冷笑一聲,譏誚的著楚易,說道:「我為武院的院長,也要為學院的聲譽負責。你隻有一品武的修為,就這樣去參加武,人家豈不是要譏笑我韓城武院無人嗎?我不是刻意針對你,隻要是真元力在五品以下的武,這一次都不用去參加了。」

魏國一共分為九州島,每一個州又分別有九個城市。天舞大6上的所有國家,在行政區域的劃分上都是統一的模式,就算是王朝更替,也沒有人敢違背這個約定俗的定製。

而武,乃是現武學天才,各大宗派和皇室拉攏人才的一種大典,從最低階的州比,到國家,每年都要進行一次,而每五年則是進行聯盟國的武,十分的隆重,各國的國主們也是極為重視。

而今年,恰好就是五年一次的聯盟武的時節。這五年之,曾獲得國家前十六名的武,年齡在十八歲以下的,皆可參加。就算在這個過程中,這些武們為了武卒甚至武尉,資格依然不變。

所以,燕若水做出了這樣的規定,不管從任何角度來說,都沒有人可以說什麼。當然了,一般來說,世家的武,就算修為再低,一般的武院也都會給他們去鍛煉的機會,而燕若水這一次顯然是有些針對楚易的意思在裡麵。

韓城武院是由府所主辦的武院,所以每一年參賽的名額都會多一些,而剩下的秋水武院和北鬥武院,也都是傳承數百年的武院,據說是由兩位大宗派的弟子落戶到此地創辦的。

過去三年,楚易也都參加過武,結果自然無須多說,可是今年卻是最為重要的一年,因為兩年一度的世家爭奪亦是在今年。

在天舞大6上,武者的待遇是極高的,一個武尉級的武者便可以挑戰世家的稱號,這已經算是初等貴族,有許多特權。而在世家之上,還有名門、族、門閥、王族這些級別。

所以,天舞大6上,幾乎是人人尚武,就算是再貧困的家庭,隻要有骨優秀的孩子,就算老子去乞討,老孃去賣,也要將孩子送去修練武學。因為,隻要能夠獲得武的資格,這個家族便有了興旺的可能。

而這些特權家族自然也不是一不變的,想吃老本是不可能的。所以,世家和名門的席位兩年一爭奪,而族和門閥的席位五年一爭奪,王族的席位則是八年一爭奪。

連武都沒有資格參加的人,又何談保住世家的席位呢?這基本上是一個妄想。

楚易此時的心,就如同一隻在懸崖邊緣的小小螞蟻,或許已經註定了掉落深淵的結局,可是卻依然不甘心的揮舞著四肢。

著楚易還顯得青的臉龐,燕若水心中忽然出現了一不忍,不過很快便埋沒在冰冷的表之中。

「不過,要是完全不給你機會,你或許還會有幾分不服。這樣吧,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隻要你能夠從偶人巷中安然走出來,我就給予你參與武的資格。若是不的話,就休怪我無了。」燕若水冷然說道。

偶人巷,這是韓城武院中一十分獨特的地方,據說裡頭極為兇險,就在十年前,有一位自恃天才的武曾經私自去闖關,結果死狀極為淒慘的被人抬了出來。

按照韓城武院的規定,隻要闖過偶人巷,不管原先是何種實力,都可以直接畢業了。的學員和老師們都停下了作,恭敬的屈行禮。此子居然是韓城武院的院長,九品武尉燕若水。能夠以一介子之為韓城武院的院長,除了的姓氏尊貴之外,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本強橫無匹的實力。楚易的心中閃過了一霾,因為他覺到,燕若水今天找上自己,恐怕沒有什麼好事。這五年來,他一直覺得這位冷艷的院長對於自己沒有什麼善意,隻是因為自己一直低調,沒有什麼把柄讓給抓住罷了。燕若水的眼睛冷冷的掃了過來,而後說道:「楚易,由於你一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