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成當牛郎了

,已經顯得有些不耐。陳子飛皺了一下眉頭,道:“小姐,你是不是走錯了房間?”那直接走到了陳子飛的麵前,白皙而修長的右手手指直接指著陳子飛的下,另外一手竟然還在他膛上了兩下,道:“不錯嘛,長得還帥,這材也不錯。”陳子飛輕笑了一聲,道:“竟然在這裡遇到瞭如此,當真也是難得。”那咯咯一笑,道:“你還會說話呢,來吧。”“你確定?”陳子飛瞇著眼睛看著這個人。“你哪來那麼多廢話?”那突然一瞪眼睛,直接把陳子飛推...刷卡,推門!

陳子飛剛邁步進了酒店的房間門,卻又馬上退了出來。

屋子裡麵竟然有人,還是一個人,自己這莫不是走錯了房間?

仔細再對了一下房間號和門卡,確定是這個房間無異,他再一次走了進去。

“過來!”

屋裡的人對陳子飛招了招手。

陳子飛瞇了一下眼睛,上下打量著這個人。

這人也就二十多歲,瓜子臉,黑的長發,一淡綠的長,絕對是一個。

隻不過的臉蛋通紅,眼神有些迷離,很明顯是喝多了酒的模樣。

“喂,讓你過來聽到了沒有?”人又喊了一聲,已經顯得有些不耐。

陳子飛皺了一下眉頭,道:“小姐,你是不是走錯了房間?”

那直接走到了陳子飛的麵前,白皙而修長的右手手指直接指著陳子飛的下,另外一手竟然還在他膛上了兩下,道:“不錯嘛,長得還帥,這材也不錯。”

陳子飛輕笑了一聲,道:“竟然在這裡遇到瞭如此,當真也是難得。”

那咯咯一笑,道:“你還會說話呢,來吧。”

“你確定?”陳子飛瞇著眼睛看著這個人。

“你哪來那麼多廢話?”那突然一瞪眼睛,直接把陳子飛推倒在床上。

……………………

“我靠!這是怎麼回事?”

當歸於平靜,陳子飛起準備洗澡的時候,看著床上的一灘跡,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

那人用力的咬著,都顯得有些發白,眼裡更是帶著強烈的怒意,一副要殺了陳子飛的模樣。

“這個……是你讓我留下的,也是你主的,你長得這麼漂亮,我實在是……”陳子飛下意識地為自己辯解。

那人卻是突然拿過了一個小包,直接從裡麵掏出來一疊現金扔了過來,冷冷的說道:“表現不錯,給你!”

“什麼?”陳子飛疑地看著人。

“嫌?”皺了一下眉頭,直接又扔過來幾張,道:“這是獎勵你的。”

“你……給我錢?”陳子飛瞪著。

那一瞪眼睛,道:“廢話,我找牛郎,難道還是你給我錢?”

陳子飛一手把錢都撿起來,臉上則是出了笑容,道:“那還需要服務嗎?”

“不需要了,你可以走了。”擺了擺手。

“謝謝老闆,以後有需要再聯係啊,隨時願意給你效勞。”

陳子飛扔下一句,然後飛一般地退了出去。

開什麼玩笑,這件事絕對是著各種詭異的地方。

這個人可是一個,怎麼可能來找牛郎?

尤其是剛才清醒之後,這個人臉上的怒意,足以表明也是被人設計了。

如果這隻是單獨設計一下這個人那也罷了,他現在擔心的是,這件事,自己也是被設計的那一個。

所以逃跑絕對是最明智的選擇。

隨著房門關上,關舒氣得狠狠地捶了一下床鋪,但馬上痛呼了一聲,咬著牙倒吸了好一會涼氣,這才緩了過來。

就算是昨天喝了一些酒,但自己平時一向是潔自好,為什麼突然冒出一個找牛郎的念頭,這實在是太荒唐了。

可是無論怎麼想,好像這個念頭都是自己冒出來的,冒出來也就罷了,自己竟然還付諸行了。

自己這下子可真是虧大了,冰清玉潔的子,竟然就這麼給了一個牛郎。

腦海裡麵突然想到了那個牛郎,關舒突然心裡一,這個傢夥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吧?

如果這件事傳出去,不隻是自己的名聲,整個關家的聲譽都要毀了。

但現在都不知道怎麼去找到這個傢夥。

“他們這些人,應該是有職業道德的吧?”關舒隻能這樣安自己。

陳子飛今年二十五歲,十八歲就來到了國外,在國外這七年,他歷經雨腥風,槍林彈雨,執行了無數次幾乎喪命的任務,現在他卻是對這樣的生活失去了興趣,就跑回國,準備過點安逸的小日子。

兩天之後,陳子飛已經是順利為了華遠大夏的一位榮的保安。

華遠大夏位於平遠市中心,樓高三十三層,寸土寸金,寫字樓的租金很貴,如果公司的實力不夠,單單租金,就不是一般的公司所能承得起的。

“小陳,我跟你說,咱們這幢大廈裡麵,別的不說,那是真的多。”

與陳子飛一個班的是保安部的老員工劉明東,目瞟著不時過來的致白領,得意洋洋地向陳子飛炫耀。

陳子飛深以為然地連連點頭,道:“劉哥說的是,這麼一會,我就看到好多過去了。”

“不過這些,你也就看看罷了,可不要有什麼非分之想啊,尤其是走過來的那個,你可千萬不要去招惹。”劉明東突然起了膛,目不斜視。

嗒嗒嗒!

隨著一陣急促而又節奏很強的高鞋敲擊地麵的腳步聲,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人走進大廳。

一致的灰職業套裝,全上下都是著一種生人勿近的冰冷氣息。

待那人走了過去,陳子飛小聲問道:“這人誰啊?看起來很不好惹啊。”

劉明東瞟了眼那人的背影,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道:“這個人可不簡單,金公司的老總蘇冰晨,特別有錢,你別看長得漂亮,但有個外號,做冷麪羅剎,你想想這人是好惹的嗎?”

陳子飛咧了一下,很是配合地說道:“那倒真是不能惹。”

本來都已經走到電梯前的蘇冰晨突然轉過頭,一指陳子明,道:“你!過來!”洗澡的時候,看著床上的一灘跡,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那人用力的咬著,都顯得有些發白,眼裡更是帶著強烈的怒意,一副要殺了陳子飛的模樣。“這個……是你讓我留下的,也是你主的,你長得這麼漂亮,我實在是……”陳子飛下意識地為自己辯解。那人卻是突然拿過了一個小包,直接從裡麵掏出來一疊現金扔了過來,冷冷的說道:“表現不錯,給你!”“什麼?”陳子飛疑地看著人。“嫌?”皺了一下眉頭,直接又扔過來幾張,道:“這是獎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